林晓阳要做守护小天使
2018-09-26 16:04:14    《知心姐姐》 分享到:微信 更多
文/ 水无心
  
  
  林晓阳最近很烦,非常烦。而她烦恼的源头就是眼前这个小人儿。白嫩嫩的小胳膊、小腿儿,像刚采来的新鲜莲藕一样;脸蛋红扑扑的,像苹果一样;眼睛亮晶晶的,跟葡萄珠似的。要是平常,林晓阳对这样的“小萌物”根本无法抵抗。但谁让他是她的弟弟呢?他的到来,夺走了妈妈全部的注意力。
  
  想到这里,林晓阳就觉得心里有几百只猫爪在挠。那小人儿冲着她“咿咿呀呀”地叫着,见没人理他,一咧嘴就哭了。
  
  “不是让你看好弟弟吗?怎么让弟弟哭了呢?”妈妈听到哭声赶紧跑来,对弟弟又抱又哄,还一面数落着林晓阳。
  
  林晓阳被训得不敢出声,看到弟弟又笑得露出了酒窝,心想:“这么小就知道争宠告状,长大还了得?”
  
  “妈妈,明天陪我去游乐场吧!”林晓阳看妈妈脸上有了笑容,趁机提道。
  
  “弟弟这么小,我哪儿有时间陪你玩?”
  
  “你每天都把弟弟挂在嘴边,那我呢?你还是我妈吗?”林晓阳又气又委屈。
  
  “怎么不是啊?傻孩子,妈妈一直爱你,将来弟弟也会爱你啊。”
  
  林晓阳仍然一副气鼓鼓的样子,妈妈叹了口气:“算了,我给你钱,明天你自己去玩吧,路上小心点。”
  
  第二天,林晓阳一个人去了游乐场,坐着最喜欢的云霄飞车、旋转木马,却觉得无趣到了极点。没有妈妈的陪伴,游乐场好像一下子失去了魔力。
  
  林晓阳没精打采地往家走。路过一家音像店时,听到一阵细细的猫叫声。她顺着声音看过去,一只特别小的猫坐在音像店门口,脖子被一根布条拴着。林晓阳心疼地将小猫捧在手里,轻轻地抚摸着。小猫好像感受到了她的心意,用头蹭着林晓阳的手,撒娇似的叫着。
  
  “这是小孩捡回来的野猫,你喜欢就带走吧。”音像店老板对晓阳说。
  
  
  林晓阳带小猫到宠物医院做了检查、打了疫苗,然后带它回家洗澡。忙完这些事,她拿出一盒牛奶,倒在塑料盒里。小野猫整个脑袋扎到盒子里,猛舔起来。林晓阳温柔地看着它,心想:“这小家伙,也不知道多久没吃东西了。”
  
  就在这时,一只黄色的虎纹小猫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到她的身边,是点点。林晓阳将小野猫抱到点点面前,开心地说:“你看,我给你找了个伴儿。”
  
  可是,点点似乎很不领情,它看了林晓阳一眼,突然伸出一只前爪打在了小猫身上。小猫猝不及防,从林晓阳的手心里跌落下来,疼得“喵喵”叫。
  
  “点点,你在干什么?”林晓阳严厉地责备起点点。但点点没理会她,仍旧狠狠地盯着小猫,嘴里发出呜呜的威胁声。
  
  林晓阳心疼地抱起小猫进了卧室,将点点关在门外。
  
  “给你起个名字吧?叫雪雪,好不好?”林晓阳抚摸着小猫雪白的绒毛,亲昵地说着。小猫“喵喵”地叫了几声,仿佛是在回应她。
  
  晚上睡觉的时候,雪雪一直赖在林晓阳的床上,一把它抱下去,它就“喵喵”地抗议。林晓阳只好把它留在床上。雪雪爬来爬去,最后趴在了林晓阳的头发边,安顿了下来。
  
  “雪雪,我一定不让你再流浪受苦了。”林晓阳享受着雪雪的亲密,慢慢地进入了梦乡。
  
  有了雪雪,林晓阳暂时忘记了对弟弟的厌烦。可是,一个新问题出现了:点点似乎把雪雪当成了“眼中钉”,对林晓阳也爱理不理的。以前点点最喜欢坐在林晓阳的腿上晒太阳,可现在只要她一靠近,点点就会走开。
  
  “点点不喜欢你把爱分给雪雪,它怕你有了别的猫,就不再喜欢它了。”妈妈一句话道出了点点的心结。
  
  林晓阳有点哭笑不得:“怎么会呢?它永远都是我的好点点,我怎么可能不爱它呢?”
  
  “是啊,可是点点不明白啊?”妈妈意味深长地说。
  
  林晓阳听出妈妈的话外之音,心想:妈妈会不会也在为她和弟弟之间的事为难呢?
  
  
  林晓阳想要在点点和雪雪之间找到平衡,可还没想好怎么办。点点趁家里门没关好,偷偷地离家出走了。
  
  那一天,林晓阳找遍了整个小区,都没有看见点点的影子。一回到家,林晓阳连鞋子都没脱,就问妈妈:“点点回来了吗?”妈妈摇摇头,林晓阳失望地瘫坐在沙发上,眼泪夺眶而出。
  
  雪雪走了过来,对她“喵喵”地叫着。林晓阳把它抱起来,难过地说:“点点真的生气了。你说,它会不会挨饿,会不会有危险啊?”雪雪依旧“喵喵”地叫着,好像是在安慰她。
  
  几天过去了,点点没有一点消息,林晓阳也几天没有睡好觉。她听了妈妈的建议,在小区的论坛里发了“寻猫启示”。结果还真收到了回复,有人回帖说:“在12号楼附近看到过一只黄色的虎纹小猫。”
  
  林晓阳急忙赶了过去,果然是点点!它躲在楼道堆放的硬纸板后面,林晓阳抱起它的时候,它还在不停地发抖。
  
  “可怜的点点,咱们回家吧。”林晓阳心疼地把点点揣进怀里,用羽绒服包裹住它的身体。这一回点点没有挣脱她,乖乖地依偎在她的怀里。林晓阳一路上不停地抚摸它,跟它说着话:“傻点点,以后不要这么任性了,我会一直爱你的,也会爱雪雪。而且雪雪也会喜欢你啊!”
  
  点点在林晓阳的安抚中,慢慢安静下来。林晓阳心里一动,突然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有点耳熟。
  
  “那个躺在婴儿床里的小人儿,我有好久没理他了吧?”想到这里,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怎么会跟那么个小人儿争宠呢,太幼稚了。”
  
  回到家里,林晓阳走到婴儿床边,弟弟正在睡觉,嘟嘟的小嘴偶尔会动一下,莲藕似的小手还握着小拳头。“他是在做梦吗?”林晓阳想着,不由得嘴角弯了起来。
  
  
  现在,林晓阳仔抚摸雪雪的时候,点点也会凑上去,用爪子轻轻地碰碰雪雪。而雪雪好像仍然有点害怕,一看到林晓阳就钻进她的怀里。
  
  这一天,早晨六点多,大家还在睡觉。点点突然跳到了林晓阳的床上,一边用爪子挠着被子,一边大声地叫着。林晓阳从梦中醒来,正要教训点点,突然发现躺在身边的雪雪有点不对劲。它的四肢僵硬,眼睛瞪得圆圆的,嘴巴微微张开,粉色的小舌头露了出来。林晓阳大惊失色,赶紧抱起雪雪。
  
  “爸爸,雪雪病了!”林晓阳站在客厅里大喊起来。林爸爸赶紧开车带她去了宠物医院。医生说,如果来晚一点,雪雪可能就小命不保了。
  
  回到家,林晓阳一把抱住点点,“好点点,多亏了你,我就知道你其实是喜欢雪雪的。”点点好像很淡定,只是“喵”地叫了一声,就跑去吃早饭了。林晓阳朝它的背影喊着:“你就是喜欢雪雪!”
  
  这个周末,爸爸开车带一家人去野餐。林晓阳坐在副驾驶位上,妈妈在后座照顾着弟弟,两只猫偎在后座的角落里。
  
  如今点点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雪雪,就像它的守护天使一样。林晓阳想:“点点可以接纳雪雪,为什么我不能喜欢自己的弟弟呢?”弟弟现在经常找她抱抱,而且将来还会管她叫“姐姐”,想到这些,林晓阳在心里美滋滋地告诉自己:“我也要做弟弟的守护天使。”
  
  编辑/时颖

最新评论

  • 验证码: